大智网汇
综合信息情报站

壬辰战争为什么富有大兵团作战经验的日军打不过明军?

按照治安战荒废战力的理论,承平日久,长年只开展小股部队作战的明军不应该被处于战时动员体制下,大兵团作战经验丰富的战国日军吊打吗?

赞(0) 打赏
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自行甄别,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wolfba@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评论 5

  1. #1

    因为体系缺陷

    日军在当时是属于以大型步兵集群为主的军队,可选择的战术自然是极其单调的,同时以步兵集群为主的话,也自然就会发生机动性差的缺陷,铁炮的数量其实被严重夸大了,实际上,以日本的制造能力和资源全靠进口的水平,当时的日军可是基本搜刮光了全国的火绳枪去支援前线了,而且能有足量火绳枪的部队还都仅仅是丰臣秀吉的嫡系部队。至于非嫡系的部队,可没那么多的火绳枪,依然还是以弓箭为主。更何况,日军前期的弹药补充就已经短缺了,严重限制了日军火绳枪部队的发挥。因此,日军前期作战的强度,实际上是有个完美的衬托同行的——朝鲜军。

    同期的朝鲜军则是武备废弛,训练几乎为0,能打的部队几乎没几个,组织度相对于日军可以说是负数了,对日作虽说不上互有胜负也得说是一触即溃吧,因此日军可以说是一路上顺风顺水。实际上日军也谈不上是完全优势,因为日军只顾着追击朝鲜人的残兵败将,却完全不顾后方安全,导致日军的前锋直接跟后方脱节,如果此时朝鲜能拿出一部分能打野战的部队给日军拦腰截断,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的行为基本可以说是找死了。但是因为朝鲜人的部队实在是不经打,能打的民兵部队规模还太小,根本无法威胁到日军的后方,这就是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敢孤军深入的原因。

    一直到明军入朝作战后,小西和加藤才知道自己面临了什么问题。

    可以说,日军前期完全是顺风仗,搞的自己蜜汁自信。也因为朝鲜军基本上一枪没放就丢了大片的领土,给了现代人当时的日军很强的错觉………..。

    要知道,日军在朝鲜的兵力始终是对明军的兵力有碾压的优势…………….。明军刚入朝的时候,总兵力不过才5万人撑死,但是日军则是有14万的绝对优势………..。后勤上,明军则是一直到收复开城,都是处在断粮的状态了……….。面对兵力劣势,后勤不足的明军,日军面对明军完全是一触即溃……..。哪怕是到了碧蹄馆之战,明军基本上摸清了日军的总人数,而日军却没摸清明军的人数规模……….一度搞出明军总兵力在20万以上的搞笑行为…………..

    能给日军造成这种错觉,除了害怕丰臣秀吉的问责之外,本质上也是日军完全没见识过明军的作战方式。尤其是火器战术配置上的优势来看,日军对明军不好估计人数也很正常。殊不知,碧蹄馆之战,明军前后赶到战场参战的撑死才4000多人,却给了日军面对20万人以上的压力。。。。。。。。。。。。。日军当时军队的体系是什么成分,恐怕不用多说了吧。

    再大型的单一军种集群,面对哪怕是小规模的合成作战编制,也是很艰难的。

    这堪比是日军区区几个连重武器都没有的步兵师,面对配合相对更好,而且还有符合编制设计的重武器的步炮骑混成旅…………….。

    萨萨里安1年前 (2023-02-14)回复
  2. #2

    关于壬辰倭乱的书都烂大街了吧,各种史学家和爱好者论述已经都很多了,我再来复述一遍吧。日军打不过明军,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点:

    一、船坚炮利。

    明朝上下对于出兵抗倭援朝非常重视,出兵之前,派出专使赴朝鲜战场实地考察。经过考察,认为日军所擅长的,就是“铁炮”,也就是火绳枪。所以建议明军入朝,要多带藤牌、鸟铳、大炮。

    明朝中期的火器,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让饱受外国“船坚炮利”之苦的后世人吃惊:我们原来这么强大过!早在永乐年间,京师神机营,就全部装备火器,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火器部队。到了万历年间,军队装备的火器品种更是繁多:大将军炮、虎蹲炮、灭虏炮、百子铳、佛郎机、鸟铳、三眼铳、快枪、火箭、千里铳等等不一而足。而日军只有铁炮,缺少大炮这种强杀伤重武器,完全抵挡不住。大阪冬之阵时,德川那小小的国崩轰掉了大阪城天守阁的一角,就足以让丰臣氏吓破了胆,失去了继续作战的斗志。

    整个朝鲜对日战场,对日军最大的威胁是大将军炮、虎蹲炮和各类佛郎机。明军的火炮多装在战车上,两匹马拉一辆,不但能攻城,还可以打野战。 明军攻平壤时,十里之外的风山城大友义统部曾率领数千人马前来增援小西行长,结果被明军震天动地的炮声吓得不战而退。辽东铁骑更是人手一把三眼神铳,火器已经贯彻融入进了明军的基本战斗序列,打起仗来自然就是降维打击,不是日军的鸟铳能够抗衡的。

    朝鲜《宣祖实录》里记录了朝鲜国王李昖与大臣李德馨的一番问答,李昖问:“铳筒(日本人的鸟铳)之声,不与天兵(明军)之火炮同耶?”李德馨答:“倭铳之声,虽四面俱发,而声声各闻,天兵之炮,如山崩地裂,山原震荡,不可状言……”李昖赞叹道:“军势如此,可不战而胜矣!”

    再来看看战船,明军当时装备的战船叫做福船,这种船是中国“四大古船”之一,这种船体型巨大,分为四层,下层装土石压舱,二层住士兵,三层是操作场所,四层是作战场所,居高临下,发射弓箭火炮。它还有操作性好的优点,采用双舵设计,在浅海深海都能前进自如。它的两侧有护板,吃水非常深,拥有坚强的冲击装置。虽然在万历年间国力有所下降,但造船技术仍然居于世界领先。对付日军的安宅小船是很轻松的。而且还有李舜臣改进后的龟船作为辅助。中朝两军凭借各自装备的优势,互相配合,日舰被击沉死伤者无数。鸣梁、露梁海战让岛津氏几乎全军覆灭。

    第二,精锐骑兵

    明军此次参战,第一阶段兵力,主要包括辽东铁骑1万;宣府、大同各选精骑8千;蓟镇、保定各选精锐步兵5千;江浙步兵3千。另有川军5千作为后援。

    辽东铁骑、宣大精骑,都是久经战阵的精锐骑兵。这两万六千骑兵,实际上是大明朝最精锐的部队。包括李如松的辽东铁骑,戚继光蓟镇编练新军,部分戚家军旧部,包括戚继光的侄子总兵戚金,以及戚家军老将吴惟忠、胡大受等。特别是李如松的私兵“内丁营”,战斗力非常恐怖,这支部队都能够在河套对蒙古野战都能打的有来有回,以战斗规模和战术水平来说,对于拿着鸟铳和武士刀的日军来说,还真不是个事!

    按照当时一骑当五步的原则,2万6千精锐骑兵,足以抵挡12万人的步兵了。后来的战争也证明了这一点。而且日本骑兵较少,都是大量的足轻部队,步兵在这种久经沙场的骑兵面前就是砍瓜切菜。

    第三,士卒能征惯战

    援朝抗倭之前,李如松指挥明军刚刚平定了万历二十年(1592年)的宁夏哮拜叛乱。这场仗几乎把漠南河套大部分蒙古部落都牵扯进来的大规模叛乱,引得明朝动用重兵弹压,数万明军更在宁夏草原上,与数万蒙古援军打起了惨烈的野战,宁夏叛乱时间虽短,酷烈程度远高于朝鲜战争!而且李家军此前多年与蒙古、女真部骑兵作战,久经沙场、兵锋正锐。

    在朝鲜战场上的碧蹄馆之战中,5000辽东骑兵遭遇日军第3、第6、第9军共36000人,结果占兵力绝对优势的日军伤亡超过8500人,明军伤亡2500余人,占据参战兵力优势的日军经过苦战也无法消灭这支仅仅数千人的孤军,反而自身损失惨重,只能撤军。

    猛人刘綎所带的云贵少数民族土兵也是经历过播州杨应龙那样的反复叛乱的精锐部队,号称石柱兵,杀伤力那是相当的充足。日后在锦州城下对抗八旗精锐也是勇不可挡。

    第四、日军人心不齐,没有战略目标

    主战派以加藤清正为首,坚持要完成秀吉的指令,在大环境越来越坏的情况下仍坚持作戰。而以石田三成、小西行长为主的主和派,则认为丰臣秀吉的目标不现实,应该尽早停战回国,特別是在明军参战之后。有石田三成在秀吉旁边吹风,主和派自然主导了战局。在主战派看來,主和派的进攻不积极,丧失了战机。正是因为等待和谈才导致李如松攻入了平壤。各个大名互相看不顺眼,这也很正常,在秀吉没有统一之前,这些大名还都是仇人,天天互掐,主和派和主战派势同水火,根本没办法同仇敌忾。等到秀吉一死,各路人马跑的比兔子还快,跑的慢的岛津家差点没能回得去。而且像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加藤清正、九鬼嘉隆那样的战国名将,打起仗来也就那样!

    战争永远都是强者的舞台,是强国政权的天下;当时的大明是世界上科技最发达,武力最强大的存在,日军欺负一下只有弓箭的朝鲜兵还是可以的,想与明军对攻,想想还是洗洗睡吧!

    灵犀兰舟如寄1年前 (2023-02-17)回复
  3. #3

    明军再荒废。

    那也是血统纯正的旧大陆军队。

    是从战车时代,大横队,大方阵,马其顿体系一路迭代过来的。

    日本明治维新前,一直窝在岛上自娱自乐。他连标准的军事体系都没有。

    拿什么碰瓷大陆军队?

    遥想当年少年勇1年前 (2023-02-17)回复
  4. #4

    1.日本战国时期,1590仍旧活着的,有大规模兵团作战经验的日军军官主要有: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这两个谁也没亲自去朝鲜。其他的什么加藤清正啥的都是光荣等日本战国游戏给吹出来的。

    2.日军和明军的体系不一样。明军无论装备还是体格都强于日军。而且明军炮多,甲厚。

    龟虽兽1年前 (2023-02-17)回复
  5. #5

    壬辰战争中,双方进行的是大规模阵地战,在这种情况下明军的火器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与此同时,中国毕竟体量庞大,与朝鲜陆路相连,后勤保障占优,日本当时还缺乏向大陆扩张的深厚战争潜力,通过跨海进行补给存在困难,因此注定在与大陆型国家的长期对抗中很难取胜。

    壬辰朝鲜战争分为四个阶段。

    1592 年 4 月,日本十五万大军分乘七百余艘舰船,渡海展开了侵朝战争的第一阶段。

    一开始,日军确实所向无敌。

    他们采取闪电战术,二十天攻破汉城,六十天占领平壤。

    朝鲜「二陵被烧,三京陷落,五庙被夷,八路被残」,考虑到当时的交通条件,这个速度确实是非常惊人的。

    朝鲜君臣仓皇奔往义州,向明朝求救。

    日本进军之所以如此顺利,第一个原因是经历了「战国时代」锤炼的日本军队确实是一支精锐之师。

    日军的利器除了传统的武士刀外,更有先进的火绳枪。

    当时日本主攻部队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实现火器化,配备了射程在 80—100 米的火绳枪,并采用了织田信长发明的三排轮射方式,威力巨大。

    而朝鲜仍然以冷兵器为主,火器只有落后的铳筒,射程近,精准度差。

    战前日本使臣看到朝鲜军队的装备后,就曾经轻蔑地对朝鲜官员说:「汝辈枪杆太短矣。」

    因此相对朝军,日军的军事技术优势近似隔代。

    在壬辰战争的战场上,朝鲜人第一次见识到了日本火绳枪的威力。

    《惩毖录》中曾记载:

    贼出仓中,谷石列置为城,以避矢石,从其内多发火绳枪,我军栉比而立,重叠如束,中必贯穿,或一丸毙三四人,军遂溃。

    也就是说,敌人在坚固的工事内发射火绳枪,我军一个挨一个站在一起,一挨枪弹就被射穿,有时候一个弹丸甚至能杀死三四个人,我军遂溃。

    这让朝鲜人大为震惊,事实上,大量的朝鲜士兵不是被打死的,而是被这种前所未见的强大火力吓得仓皇逃窜:「我国人骤见而遇之辄死,宁不骇死散。」

    因此事后朝鲜人总结战争成败时说:「贼之长技,惟鸟铳尔。」

    第二个原因,是朝鲜已经承平二百年。

    日本侵朝这一年恰逢李氏朝鲜建国二百周年,二百年来,朝鲜王朝没经历过战事,武备废弛。

    日军所经之处,都未设防,所以如入无人之境,「沿海郡县城堡,望风崩溃」。

    因此战争的第一阶段以朝鲜大部分领土陷落为结果。

    第二阶段则是明军的反攻。

    日军在朝鲜的迅速胜利震动了明朝,朝廷认为「倭寇之图朝鲜,意实在中国,而我兵之救朝鲜实所以保中国」。

    何况朝鲜在藩属国中历来以恭顺著称,兴亡继绝是宗主国的义务。

    万历皇帝遂派名将李如松等率四万精兵开入朝鲜。

    1593 年 1 月 5 日,中国军队抵达平壤城下。

    1 月 8 日晨,壬辰朝鲜战争中最波澜壮阔的平壤之役爆发。

    明军巨炮齐轰,开始攻城。

    日军死守城上,以火绳枪向近距离攻城的明军射击,战况非常激烈。

    最终的结果,是明军的大炮给城上的日军以毁灭性的打击,日军退出平壤城。

    《日本战史》称,平壤之役使日军减员约九千人。

    这一战彻底扭转了朝鲜战争的走势,双方进入相持阶段。

    为什么明军能迅速攻下平壤城呢?

    主要是凭借武器优势。

    明代火炮技术本来在东亚就遥遥领先。

    明代晚期又引进葡萄牙人的「佛郎机炮」,仿制成自己的系列炮具。

    所谓「佛郎机炮」是一种短管加农炮,装有瞄准器,《明史》记载:「(其制)以铜为之,长五六尺……巨腹长颈,腹有修孔。以子铳五枚,贮药置腹中,发及百余丈。」

    它以火炮口径的尺寸为基数,确定弹重与装药量变化的关系,装填便利,发射速度快,射程远,水平在东亚最高。

    万历年间,明朝又通过与来到中国沿海的荷兰人交战,取得荷兰大炮技术,制成威力更大的「红夷大炮」,或者叫「红衣大炮」,射程为三里左右,天启时赐以「大将军」号。

    因此终明一代,火器种类之多、数量之大、威力之猛、制造之精巧,都是前所未有的,开创了中国以火器为主的冷热兵器并用的新时代。

    日军中也装备有少量火炮,但是由于日本人只注重发展火绳枪,对火炮不够重视,加上日本冶炼技术特点所限,只擅长打造小型武器,所以日本的火炮体量不大,威力不够。

    平壤之役是一场典型的火炮攻坚战。

    明军的火炮显示了巨大的威力,远距离攻击城楼的大将军炮,中距离轰击城上的佛郎机炮、灭虏炮,近距离遭遇时使用的虎蹲炮等各式大炮相互配合,轰倒日军城上的防卫设施,大量杀伤日军。

    日军所能依靠的只有火绳枪,「贼伏于陴中,乱用铅丸」,虽然能给近身上城的明军带来不小麻烦,但无法扭转大局。

    因此关于这场战役的诸多记载,无不着眼于描写大炮的威力。

    比如朝鲜《宣祖实录》记载的进攻平壤情形:

    俄而发大炮一号,各阵继而齐发,响如万雷,山岳震摇,乱放火箭,烟焰弥数十里,咫尺不分,但闻呐喊声,杂于炮响,如万蜂哄闹。少选,西风忽起,卷炮烟直冲城里,火烈风急。提督与左协都指挥张世爵等攻七星门。贼据门楼,未易拔。提督命发大炮攻之。炮二枝着门楼撞碎倒地烧尽,提督整军而入。诸军承胜争前,骑步云集,四面斫死,贼势缩迸入诸幕,天兵次第烧杀几尽,臭闻十余里。

    《惩毖录》则记载:「炮声震地数十里,山岳皆动,火箭布空如织,烟气蔽天。」

    其他记载也无一例外渲染火炮的神威。

    「在距城五里许,诸炮一时齐发,声如天动,俄而花光烛天」,「倭铳之声虽四面俱发,而声声各闻,天兵之炮如天崩地裂,犯之无不焦烂」。

    不过平壤大捷后不久,明军就遭遇了碧蹄馆之败。

    收复平壤之后,明军向南直迫汉城,作为先头部队的骑兵与日军主力在碧蹄馆发生遭遇战。

    明军火炮虽然威力巨大,但体积大,受到运输条件限制移动慢,往往无法及时参与到遭遇战当中。

    李如松轻骑急进,在碧蹄馆遇到日本伏兵,在明军大炮没能及时赶到的情况下与日军仓促开战。

    日军的火绳枪队充分发挥了优势,明军不了解日军的「三排轮射法」,一排枪响过,刚想如以前那样马上出击,没想到第二排子弹又已经横飞过来,结果明军溃败。

    通过这一战,明军充分认识到日本火绳枪队的威力。

    兵器专家赵士祯在万历三十一年(1603 年)的《恭进合机铳疏》中说,日本在朝鲜战争中与中国能够相持,完全是因为三千名熟练的「飞峦岛鸟铳手」的力量:「东援(指万历派兵赴朝)之时,调集人马十有余万,附以朝鲜土著,何止三十余万。

    倭奴止以飞峦岛(即日本平户)鸟铳手三千凭为前驱,悬军深入,不劳余力,抗我两国。

    我以两国全力,不能制倭死命。

    飚驰电击而前,从容振旅而退,不但诸酋尽全首领,至于倭众亦觉无多损失。

    则鸟铳之种于军用也,亦甚彰彰明著矣。」

    就是说援朝战争,中国人马十万有余,加上朝鲜兵,不止三十万,但是日本人只凭三千名火绳枪手,就能与我们相抗,打了个平手,可见火绳枪的威力。

    碧蹄馆之战后,由于日军在汉城的兵力占优,明军回到开城修整。

    不打不相识,双方都认识到对方的力量不可小觑,哪一方都无法迅速取胜。

    因此战争进入了第三阶段:议和。

    壬辰朝鲜战争虽然历时长达七年之久,但实际的战争状态仅有二年多,更长的是持续四年多的谈判期。

    丰臣秀吉毕竟不是疯子,平壤之战的惨败让他认识到征服全天下的野心是不可能实现了。

    战争中朝鲜农田大面积抛荒,日军无法征到粮食,后勤遇到极大困难,丰臣秀吉不得不停战与明朝议和。

    不过,出于夸诞奔逸的天性,他开出的议和条件非常高。

    历史环游记1年前 (2023-02-17)回复

大智网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olfba@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投稿&软文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