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网汇
综合信息情报站

延迟退休到 70 岁的日本人,靠做高龄合同工养老,65 岁以上人群就业率 25.1%,这意味着什么?

73岁的大岛良每天凌晨1点多就起床了,简单收拾一下后,便开着卡车出发,去往东京周边的菜市场上,将各类新鲜蔬菜打包装车,运给东京的餐馆。 这并不是一份轻…

赞(0) 打赏
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自行甄别,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wolfba@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评论 5

  1. #1

    日本目前大量老年人仍在工作的现状,可能就是中国的未来。

    中国已经进入了快速老龄化时期,我们也刚刚进入了人口负增长期,随着劳动人口的不断减少,延迟退休是势在必行的无奈之举。这是世界上每个国家发展过程中都要走的必经之路,只不过我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和最大发展中国家,巨大的体量或许会使这个过程更加惊心动魄,各种利弊也更加难以平衡。很多事情,放在一个小国家容易处理得多,但同样的事轮到中国,就非常伤脑筋。

    20世纪70年代前,日本施行的是55岁退休制,70年代后,日本正式迈入老龄化社会。为了缓解养老压力,此后几乎每隔10-20年,日本政府都会修改法律,把退休年龄延长5年。
    1986年,日本将退休年龄由55岁延迟至60岁,并在1998年实现退休义务化的全面化;2006年,退休年龄正式定在了65岁,于2013年全面普及。然而这并不是最终方案,自2021年4月1日起,日本政府宣布实施《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正式进入70岁退休的时代。

    这是日本的退休年龄的演变,可以对比下我国的:

    1.1951年《劳动保险条例》实施,规定女工人、职员50岁退休,男工人、职员退休则是60岁。从事高温或有毒有害岗位的男、女工人、职员退休年龄再在原基础上提前五岁。

    但这里的退休,严格来说是退职养老

    2.1957年,国务院的《关于工人、职员退休处理的暂行规定》和《关于工人、职员退职处理的暂行规定》才明确地区分了退休和退职养老。退休即彻底离开工作岗位,领取养老金;退职,可以理解为年龄还未到,但是因病或失去劳动能力,退出工作。

    此外,该暂行规定还将女性职员的退休年龄调整为55周岁,其他人员的退休年龄都没有变化,并且明确了所有的年龄皆指 周岁。

    3.1978年,《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和《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实行。由于社会形势的变化,原来长期延续下来的工人、职员,逐渐演化为了工人、干部两类群体。女干部的退休年龄是55周年,并且明确了特殊情形:即连续工龄满10年,经医院证明,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可以男同志50周岁、女同志45周岁退休。

    4.2001年,人社部出台《关于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了城镇个体工商户、农民工和其他灵活就业人员,女性55周岁退休,男性则是60周岁。不过此规定对这些人群意义有限。

    5.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明确了顶层设计中,延迟退休政策渐行渐进。2016年人社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制定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

    6.2021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批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第四十五章第三节中明确提出,“按照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等原则,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截至2021年9月23日,北京、湖南、江西等21个省份已完成意见征求工作。

    2022年1月,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发布了《进一步规范企事业单位高级专家延长退休年龄有关问题的通知》,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落地延迟退休政策。


    在延迟退休实行之前,退休年龄粗略地讲,就是男性60周岁,女性干部55周岁,女性工人50周岁。延迟退休后,大体的效果可以参照下表,但表中是以2018年为实施起点的,只是方便理解延迟退休含义。

    但要注意,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国家正式出台实施的延迟退休法规,只是在某些省份开始试点。

    移步换影1年前 (2023-02-13)回复
  2. #2

    没有任何其他意思,这意味着对中国来说有两个好消息。

    第一个好消息是日本老龄化加剧可以提供更多给海外的务工机会,提升务工待遇。

    第二个好消息是日本老年人再就业的经验可以让我们摸着日本的石头过河,提前培养相关技能。

    先说第二点吧这个很好理解,日本老龄化年轻人不足,那么日本的老年人都在做什么,能做什么也算是给国内的我们打个样,毕竟我们很有可能也要经历这个过程

    重体力显然是不行的,日本老人一些诸如保安、保洁、服务员等工作也不算有工作技能门槛不需要特别的重视,日本老人中值得我们参考有一定技能性的职业有:司机、翻译、会计、农业(机械化)、林业等。

    所以很多国内网友开玩笑说,自己在老家还有一亩三分地,等自己年纪大了说不定真的能派上用场

    下面重点来说说第一点,日本老龄化加剧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

    日本和中国、韩国虽同属东亚,但是日本的年轻人和中韩不一样,对计算机不算感冒,在日本年轻人最喜欢的专业/就业分别是:医生、投行、医药、财务会计、证券、信托、综合电机、医疗器械、银行等,是的你没看错…..日本年轻人对综合电机(电气、机械)的兴趣都比计算机大,根本原因还是机械平均年薪能达到545万日元。

    所以别的不说,我有很多在软件行业的学长特别盼着日本老龄化加剧,这样国内一旦被高龄优化后,转战日本继续生存的机会就更多。

    日本对国内程序员来说选择还蛮多的,比如东京CTW、Encoo这种华人创办的非外包/互联网型公司,也可以考虑类似富士通、任天堂等大手,如果可以甚至有机会进入Indeed、Google、乐天等国际化程度高的企业(英语足矣),除此之外Woven planet、CHARGE SPOT、TeamLab等公司也能开出来高薪。

    上海校友IT圈有句调侃“东京再聚首”,南京校友IT圈有句调侃“大阪再聚首”,原因是上海有直达往返东京的航班,南京有直达往返大阪的航班,大龄被优化没地去,但是上海南京的家里还有妻小和房贷月供,算是一种选择。

    所以日本的老龄化加剧对中国来说无论站在宏大角度还是个体角度,都是好消息

    不仅仅是程序员这种相对有技术门槛的群体可以受益于日本老龄化,现在日本国内蓝领短缺也让蓝领人获得收益

    横滨仓库分货,夜班,中国打工人都不屑于去做的,普遍是孟加拉、柬埔寨裔的工人,现在从每小时1000日元涨到1200日元。

    岐阜县,空调拆解工作,手艺活。这个有很多中国工人在做原先1万日元每天,现在涨到1万4每天了。

    冈山市日本人开的中餐馆,原先月薪25万日元,现在直接35万日元,还要求必须真-中国人,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真-中国人的招聘要求时候就笑了,这家店老板曾经遭遇了什么…..

    盒饭装餐25万日元、干锅油炸30万日元等等,这些还都是日本的小地方,像东京、大阪之类的大地方待遇涨的更猛。

    比如东京、横滨的电话线路工事工人,原先给外籍工人每天按照1个现场1.2万日元每人限制最多干2个现场,也就是每个工人每天能拿到1.2万-2.4万日元。

    现在直接涨到1个现场1.5万日元,每人可以最多安排3个现场,最搞笑的是为了吸引优质中国蓝领,不少日本公司和工地支持日结了,这个要感谢NHK制作的《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薪百元的年轻人们》纪录片在日本的广泛影响,知名演员远藤宪一是本片的制作人。

    综上所述,日本的老龄化加剧对我们国内绝对百利而无一害

    一方面,通过日本现状我们可以大概观察分析,我们自己作为劳动个体,未来应该着重关注哪些,让自己在哪些地方提前做好准备,正如题目中的那些日本高龄合同工。

    另一方面,紧邻中国的发达国家,人口老龄化严重,劳动力短缺,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都是好消息,可以提供更多的岗位,让他们不得不提升外籍务工人员的待遇,提供与日本国民齐平的社保福利等。

    九乡河龙牙1年前 (2023-02-13)回复
  3. #3

    谢谢邀请。

    关于日本的养老问题,其实想要了解真实情况的话,如果是凭借资料的话,我一般推荐日本NHK电视台的纪录片。日本NHK电视台在前些年对于日本社会的情况进行了纪录片式的观察,但我更认为这种观察类似于社会科学的研究学者在观察和记录社会的变迁。后来,参与拍摄纪录片和采访的记者将其中的内容集结成书。

    前几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将这些书引入到国内,然后出了一个系列的书。这系列里面有很多书,不少读者耳熟能详,《无缘社会》、《女性贫困》、《老后破产》是其中最出名的三部曲,当然还有《工作漂流》、《看护杀人》、《不平等的尸体》、《不让生育的社会》剩下四本。这七本书真实记录了近30-40年来,日本从经济高速发展到现代化进入瓶颈阶段,在这个过程中面临的现代化以及所谓的现代化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

    其中与问题中所提到的“延迟退休到 70 岁的日本人,靠做高龄合同工养老,65 岁以上人群就业率 25.1%”这个情况最有关联的那本书,就是《老后破产》。要知道,这本书已经是5年以前在国内出版的书了,要是追溯到NHK电视台拍摄纪录片的时间,还要再往前推几年,到现在已经是十年之前甚至更早的记录了,但直到如今读来,依然跟现在日本的真实情况有关。

    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课程作业,后来有幸在期刊发表。当时就是读到日本厚生劳动省的一份关于日本老龄化的资料,然后再作为研究的延伸资料,去看的NHK电视台的纪录片。后来译文出版社有了《老后破产》一书后,就很自然地去购买、阅读了。现在再回顾起来,依然有很强的“以邻国为鉴”的警醒感。

    也许《老后破产》里的一些采访实例以及NHK电视台网站关于纪录片的一些留言能帮助不少没有看过书的朋友了解这种情况。

    83岁的田代先生,每个月有10万日元左右的养老金。房租每月6万日元,剩下的4万日元用来生活。去除水电煤气等公共支出,再交完保险,手里的生活费就只有2万日元了。为了省电,田代不用洗衣机、电视机,天花板上吊着一个荧光灯。因为一个人每个月的电费,正常也至少5000日元。在田代10万元的养老金中,6.5万元是国民养老金,剩下的是年轻时作为正式员工在企业工作积存的社会养老金。(选自《老后破产》第一章《城市中正在激增的独居老人的“老后破产”》

    书中还有其他的内容,大家也可以去参考。另外NHK网站的留言反映出的情况也更加窘迫:

    “在我快要三十岁的时候,因父母亲需要看护,我辞去了技术开发的工作,过起了看护生活。几年前,父母亲去世后,我就一直一个人生活,形单影只。因为此前看护父母,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积蓄,目前我已濒临破产,靠着派遣工作维持生计。现在的我麻木机械地生活着,只求一死,摆脱所有的痛苦烦恼。” (四十多岁的男性)
    “现在我虽然以正式员工的身份工作着,但和朋友们一比较,他们的收入都是我的两三倍。并不是说只有从事非正式工作的人收入才会不稳定。收入低、未婚状态都使我对自己的老后生活感到不安。父母亲一直供我上完大学,但目前仍没能见到第三代,我对他们感到愧疚。将来父母亲去世后,我可能连税金都支付不起了。这就是无奈的现实。” (四十多岁的女性)
    “节目中采访的人们生活情况都没我糟糕。我今年五十五岁,女儿三十二岁。她患有过敏性疾病和哮喘,每周最多工作四天,月收入八万日元左右。我从事清扫工作,月收入十万日元左右。确实,我们母女俩已经到了快要‘两败俱伤’的地步了。维持生计何其困难。我们只想找个偏僻的角落静静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五十多岁的女性)

    这些情况在当时我做研究的时候,是很震撼的。因为我们一贯的认知是,社会保障领域,中国的发展是学习西方国家以及吸取了亚洲文化圈中日本、韩国、新加坡的一些模式后形成的。因此,无论是现代化的程度还是对于养老事业的发展上,邻国日本应当更加发达一些。这些年一些知识分子和公知也始终在吹捧,说日本的养老产业、老龄人口的生活保障和医疗保障是世界领先的国家。

    但从这些揭露出的现实来看,即便被人们视之为“发达”的邻国,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压力,大量的老人靠合同工、派遣工来维持生活,甚至有不少超高龄的老人依然在工作。当然。在《老后破产》中曾经提到一个现象,说很多日本老人接受老后破产之后的“生活保护”,拿到一定数量的钱反而处于羞愧和感激两种情绪之间。这其中也说明日本文化中确实有一定的“耻感”文化特性,但这并不能成为老后工作和老后破产的主要原因。

    当时,我在研究的最后曾经感到恐惧。因为随着我们老龄化的进一步加深以及未来生育率的不断降低,我们是否也会面临这种情况?我想,这个问题也是至今萦绕在不少人心中的一个困扰。

    莺燕向露1年前 (2023-02-13)回复
  4. #4

    国内70岁以上在农村种地的人还有很多,只是你们看不见,并且他们还是重体力劳动….

    林深见鹿er1年前 (2023-02-13)回复
  5. #5

    人生并非过了65岁就结束了,那你知道,老龄化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吗?

    “在某个地区,所有居民都是7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政府砸下重金吸引移民和鼓励生育;你的祖父母90岁高龄仍在工作岗位奋斗;各种体育赛事的广告中充斥着生育导向……”

    “人均寿命越来越长,出生率越来越低,劳动人口越来越少,退休人员越来越多。只能指望剩下的年轻人来推动经济发展,帮助支付老年人的生活。因此,国家和家庭的概念也需要打破重组。”

    “父母生孩子时的年龄越来越大,丁克家庭越来越多……认同‘父母’这个身份,愿意承担这份压力的人将会越来越少。”

    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场景可能都会成为现实。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老年人口规模庞大。60岁及以上人口有2.6亿人,占总人口的18.7%;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1.9亿人,占13.5%。距离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越来越近了。

    老龄化的未来究竟会如何?我们还未可知。但至少,从全球多国的应对经验之中,我们或许可以提前感知一下。

    少子化、老龄化加剧社会经济负担

    人口持续下降,老龄化特征愈加显著。这不仅是人们熟知的几个低出生率国家存在的问题,如日本和意大利。即便是原有的高出生率国家,如印度和墨西哥,它们的新生儿数量也在下降,家庭跟孩子的比例甚至已降至1:2.1。

    伴随老龄化而来的,不仅仅是产房关闭,幼儿园和学校变成疗养院,大学间互相争夺生源。对一个国家而言,下面2个问题才是最应该考虑的:

    1. 需要为越来越多人提供经济援助,以期满足他们的医疗和个人护理需求,这将给一个国家的经济带来什么影响?

    2. 单从劳动力市场来看,需要经济援助的人口增加、劳动力人口缩减,这将给一个国家的运作能力带来什么影响?

    要想回答这2个问题,我们先来研判下趋势。

    世界银行曾依据未来的出生率和死亡率,预测过全球主要国家2050年的老年抚养比,即非劳动人口中的老年人数(65岁及以上)和劳动人口数(15-64岁)之比。

    2010年,美国的老年抚养比为20:100。整个90年代,这一比例基本没有变化,之后逐渐上升,到2020年升至26:100,预计将在2038年升至35:100。

    可以看出,未来10年,美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将持续增加。

    这个结果还是令人生畏的,但美国只是冰山一角。据了解,德国去年的老年抚养比已达到33:100,几乎是美国2038年的程度;而在日本,这一比值已高达48:100。

    再来从经济角度看一看。德国现在的债务和GDP的比值是57%,劳动人口和老年人口的数量变化目前并没有给该国带来影响。但日本的情况就不同了,国家债务与GDP比值已高达238%,意味着整个国家面临严峻的财务危机,在这种情形之下,难以想象他们该如何承受照顾老年人的重担。

    老龄人口占比越来越大,养老金收不抵支是必然趋势。

    德国跟日本是经济强国,尚有很多研究者担心,老年人的供养问题将影响一个国家的财政状况。而在我国,养老金的安全性问题也愈发突出,相关文件对此有所提及,“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到2036年左右累计结余将告耗尽”。

    劳动力不够,怎么凑?

    问题很严峻,留给各国的时间也不多了。

    早在2015年时,德国就已预测到了劳动力会出现缺口,所以大规模开放了移民政策,目的就是吸引更多人到德国工作和生活。

    在日本,劳动力短缺更是个持续性问题。为找到解决方案,日本政府也付出了诸多努力。

    日本日中医学协会副会长、静冈县立癌症中心顾问安达勇博士告诉健康界,据预测,日本2030年的劳动力缺口将达644万。

    “随着经济发展变化,日本的人口也经历了3个增长阶段,一直到泡沫经济时期。但其后,经济进入低增长期,社会及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人口加速减少。”安达勇说道。

    由于出生率的下降,及老龄化带来的死亡率增加,日本每年的人口减少量高达40万;加之死于恶性疾病、生活习惯、衰老以及吞咽障碍引起的吸入性肺炎等,目前每年死亡人数达140万人。据估计,15年后,每年将有160多万人死亡。

    全球人口下降,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也随之而来,包括劳动力短缺和经济增长停滞。作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老牌”国家,日本政府多管齐下,力图最大限度削弱老龄化带来的影响,具体举措有以下几点:

    一,调整健康保险制度。日本于1961年建立了全民医保,到1970年,对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免除医疗费用。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日本对其医保制度进行了多次修改。现如今,日本70 – 74岁老人需承担自身医疗费用的20%,75岁及以上的老人承担10%。

    作为应对老龄化加剧的另一举措,日本在2000年又出台了护理保险制度,加大对护理、照护人员的培养。2000年确立的护理保险制度对当下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增加女性劳动力。“在发达国家,女性劳动人口较少,尤其是日本。因此,必须增加女性劳动力。”在安达勇看来,在职女性的工作环境需要加以改善,充实其保育服务,防止因生育造成的离职。

    三、增加外国工人的数量。提高工作环境的吸引力,维持目前的扩大接收境外来日人员的状况,并不断改善待遇,确保同酬同保障。安达勇表示,目前,日本的外国劳动力为120-130万,预计还有50万外国劳动力缺口,包括护理、医疗看护、福祉等方面。

    四、通过多种技术手段提高生产率。例如,日本目前正在依靠AI和物联网实现自动化,以此促进生产力,减少劳动力需求。

    在安达勇看来,要想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提高生产率,必须从40多岁开始了解、并努力提高自己的健康状况,以便在70、80岁的时候仍保持健康,不需要依赖他人照料。此外,需要能够适应现代社会的技术,同时保持好奇心、磨练同理心,提高与他人沟通的能力。

    最后,“增加经验丰富人员的数量,维持其工作动力也十分重要。”安达勇认为,需要创造有利于工作的条件、环境,促进更多无年龄限制的社会活动

    这一点,似乎为当下互联网人的“35岁焦虑”找到了出路,社会同样需要中年人,未来可能需要更多。

    出台法案支持延迟退休

    除了多举措增加劳动人口数量,延迟老年人退休年龄也是对策之一。

    健康界了解到,今年4月,日本开始实施《老年人就业稳定法》(日文名称:「高年齢者雇用安定法」),其中写道“确保70岁之前的老年人就业稳定是企业的努力义务”。就业确保措施包括:

    (1)将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

    (2)引进持续雇用到70岁的制度;

    (3)废除退休制度;

    (4)引进到70岁为止持续签订业务委托合同的制度;

    (5)引进到70岁为止可以持续从事以下事业的制度。

    需要提及的是,既然是努力义务,就意味着法案中的相关规定并不具有强制性,企业可以自主选择。

    与国内情况不同的还有,一提到延迟退休,公众的神经就被挑动了起来。但日本民众似乎对“工作到70岁”乐见其成,延迟退休文化已是公众共识。

    据日本内阁府2019年民调数据,60岁以上的在职人员中,“能工作就想一直工作下去”的比例为36.7%,“工作到70-80岁左右”的比例为50.3%。此外,企业也认为,很多老龄员工经验丰富、技术卓越,不想失去他们。

    “像我是一名医生,作为公务员,退休年龄是65岁,但在我的职场中,医生是短缺的,所以我可以在退休后的三年里,以同样的薪水工作到68岁。在那之后,因为我自身的业务能力,医疗机构希望我能继续工作,所以,现在我80岁了还在继续工作。虽然工资减少到了原有的1/3,但因为还能为社会做贡献,所以我每天都觉得很有意义。”安达勇说道。

    虽然对于延迟退休,大家的态度较为乐观,但安达勇同时也发出了警告。

    某种程度上,延迟退休会增加劳动成本,特别是过了65岁,健康方面会出现问题。因此,公司健康保险的负担会增加。此外,过了65岁,人们对新事物的适应能力就会下降,无法应对数字化转型。

    “若想让老年人继续活跃在社会上,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都需要付出努力,”安达勇建议,“在目前的执行阶段,企业可以按照65岁、68岁、70岁,分阶段地设立‘努力目标’。”

    “延迟退休”的另一个问题跟职业规划有关。安达勇坦言,如果有老年人在,年轻人的技能、经验可能得不到充分发挥,“无论干多久,上面都有科长、部长在的话,年轻人无法晋升,会失去动力。”为此,日本设立了职务退休制度,即部长、科长退休后,免去其职务,工资也相应降低。但这样的制度若要真正实施起来,同样需要经过多方面考量。

    总而言之,人生并非过了65岁就结束了。现在是百岁时代,65岁之后若不继续工作,光靠养老金已无法正常生活。因此,保持身体健康十分关键。

    “从40多岁开始,人的肌肉力量、交感神经力、血管力等全面下降。从40、50岁开始,更准确地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努力维持、提高健康水平,在这个时代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他补充说。

    参考资料:

    1. Forbes: What Are The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Our Aging Population? It’s All Guesswork

    2.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hina’s state pension fund to run dry by 2035 as workforce shrinks due to effects of one-child policy, says study

    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郑秉文:人口老龄化趋势下养老金收不抵支是必然,应发展资产型养老金

    健康界传媒1年前 (2023-02-13)回复

大智网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olfba@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投稿&软文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